当前分类:天下杂言

攀登者原型夏伯渝:中国假肢登顶珠峰第一人

5月25日是中国登顶珠峰60周年。

 前几天有幸与夏伯渝老师一起登香山,并和夏老师共进晚餐,感概万千,内容发在了我的公众号中,公众号要转发图片无法显示,所以发个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5NTA3MDc5NA==&mid=2647758558&idx=1&sn=1f72f8efbeb905de764b5aae71aa2265

下面是网上查的相关夏老师的资料:

1975年,夏伯渝第一次作为中国国家登山队的队员,攀登珠峰的时候,珠峰的身高是8848.13米。也就是在那一次,他在珠峰海拔7600米处,将自己的睡袋让给了同伴,不幸冻掉了双腿。

2008年,夏伯渝带着北京奥运的火种,重新回到了珠峰脚下。距离他上一次站在这里,已经过去了整整33年。而此时珠峰的身高已经变更为8844.43米。

山脚下,他也被问到了同样的问题,你为什么要登山?“因为山就在那里”,脱口而出的是这句英国登山家马洛斯的经典回答,但他又沉默了半晌,“所以,只要人活着,你随时都有机会去登。”

你得先活着。

这才是他和所有攀登者的人生信条。

1975年的那个晚上,我在珠峰上睡着了

1974年,26岁的夏伯渝入选国家登山队,那时候,他是青海一家工厂的工人。珠峰、8848,对他来说,只是一个地理位置和一串数字。夏伯渝告诉芒种故事,登山队的人跟他说,只要报名,就可以免费全面检查一次身体,他就报了名。没想到,从此走上了登山的道路。

他的起点很高,第一次登山,就爬上了海拔6100多米的罗布切山。由此成为1975年,中国登山队第二次攀登珠峰的主力队员,还是最前线的突击队员。

中国早在1960年就从北坡登顶成功,但是因为是晚上登顶,没有留下影像资料,国外对中国登山队是否登顶存在争议,便有了第二次攀登。

“我们登山其实背负着为国争光的任务,当时有几个指标,第一个我们要树立一个登山大国的形象,要有一次性登上珠峰人数最多的世界纪录,也创造一个女子登上珠峰的世界纪录,所以那时候任务重,压力大。”

那时候条件艰苦,氧气也不足,二十多个冲顶的人,只有几瓶氧气,不到万不得以,不能吸,“不像现在,每个人都有好几瓶氧气。”

这一次攀登,还有一个额外任务。1960年中国登山队,在海拔8000多米的珠峰第二台阶遇到了一面3米高的光滑石壁,这是珠峰北坡最大的挑战。二战时期,国外登山队几次登山,都是到了这里,铩羽而归。

1960年,王富洲等四位登山队员到达这里时,也是束手无策,当时消防员出身的刘连满提议搭人梯。为了方便踩着队友的肩膀往上爬,屈银华脱掉了靴子和绒袜,由此冻掉了所有的脚趾。

所以,王富洲就跟他们说,一定要把梯子带上去。登山队专门去西安飞机制造厂,专门做了几节梯子。岩石有个裂缝,先打两个岩石锥,把底下的梯子绑在上面,好多人扶着,人再上去,再上面两个角打两个岩石锥,才能固定好。

那个梯子后来被称为“中国梯”,因为这架梯子,“飞鸟也难以逾越的天堑”变成了通途。这架“中国梯”帮助中国登山队第二次成功登顶,还惠及后来的1300多名中外登山者,让他们实现了登顶珠峰的梦想。

当夏伯渝到达8600米时,因为天气预报不准,向顶峰突击了好几次,都被大风吹下来。又碰见暴风雪,根本无法前进,等了两天三夜,食品、燃料、氧气全部消耗尽了,实在没办法,只能下撤。

虽然心有不甘,但夏伯渝想,这次暂时不成功,下一次肯定还是我上,遗憾就少了一些。

下撤到7600米的那个晚上,一个藏族队友丢失了背包和睡袋,夏伯渝就把自己的睡袋让给了他。“我在登山队有个外号叫‘火神爷’,不怕冷。”

但他实在太累,不知不觉睡过去了,一觉醒来,天已经亮了。在登珠峰时突然睡着是大忌,一般睡过去就基本无法醒来。等他回到营地时,高山靴脱不下来了,医生跑来一看,两个脚已经变黑了,“全冻坏了,没用了。”

被冰封的33年

几天后,夏伯渝在病房的电视画面上,看到了同伴成功登顶的新闻。他已经被告知,两条腿保不住了,必须截肢。

他的父亲,则在他登山期间不幸去世。

身心遭受重创的夏伯渝,觉得这一生没有希望了,母亲去看他,见他心灰意冷的模样,拉住主治医师,想把自己的脚换给儿子。“那是我人生中最低谷的一段,我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,我应该干些什么,那是很不值得去回忆的一段经历。”

消沉了将近两年后,夏伯渝遇见了一个德国的假肢专家,他看了夏伯渝的情况以后,跟他说,你安上假肢以后,不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,而且还可以登山。

这让夏伯渝重燃希望,“我一定要回到珠峰去。”

那个年代,中国的假肢很简陋,连走路都走不了多远,而且还嘎吱乱响,得拄着拐,靠这种装备去登山,根本不现实。

“但我就是坚信那个外国医生的话,总有一天,我们能有非常好的假肢,让我能再次登山,我一直在等着那一天。”

但他没想到,这个梦想却冰封了30多年。

为了保持身体状态,他开始从事残疾人运动,因为本身运动员出身,不管参加什么运动,轮椅篮球、轮椅乒乓球、轮椅投掷,还有就是举重、卧推,夏伯渝都可以得到奖牌,金银铜牌,被他一一收入囊中。

但是运动量一大,他的腿就会磨破,大夫建议他不要运动,让伤口愈合,“我怎么能不运动,我得依靠运动来支撑自己的梦想。”但是,伤口长期不愈合,发生了癌变,甚至转移到了淋巴上。

他不愿意住在病房里,“每个病人的床前都围着很多家属,哭哭啼啼,太影响我的情绪,我就回家,不住院了。”

一开始,他坐公共汽车来回,有一次踩到一个年轻人的脚,年轻人就说:“哥们儿,你不硌脚吗?”

“我以为他知道我是假肢,问我假肢硌不硌,我就说挺好的,结果一看,踩到他脚上了,假肢踩到人,我没感觉啊。”之后,夏伯渝就不敢坐公车了,索性买了一辆自行车,不影响别人。

2011年,夏伯渝总算等来了一副能够登山的假肢。他从残疾人运动中脱离出来,开始重新捡起曾经的梦想,准备回到珠峰。

因为山在那儿,未圆的梦想也在那儿。

前辈与后生

2014年,当夏伯渝第二次向珠峰发起冲击时,他已经60多岁了。在他丢失的30多年中,无数登山队员,甚至是普通人,自北坡登山,通过他和队友们架设的那个梯子,圆了登山梦。

1975年,登顶珠峰的人数为15人,是历年来最高的一次。纪录在1978年被刷新成25人,1990年72人,1993年才突破了三位数,129人,然后是2004年330人,2006年470人,2007年529人,到2019年为止,共有3019人从北坡登顶。

登上珠峰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了。

登山者的队伍里有王石这样的企业家,也有很多向往高处的普通人。

在夏伯渝第二次向珠峰发起冲锋的同一时段,年轻的UU和她的丈夫,以及队友们,正准备向慕士塔格峰发起冲击。在国内的登山界,新疆的慕士塔格是登珠峰的必经之路,登山慕士塔格后,再经过一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的历练,登山者才有勇气,挑战珠峰。

她们不是专业的登山队员,只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,登上一座山峰,不是政治任务,也算不上什么梦想,“网上看到的照片是别人的,游记和攻略也是别人的,我们想自己爬上去,感受一下那个高度。”因为登山的爱好,UU还专门开了个淘宝店,替自己和山友们提供登山的户外用品。

很多人像UU这般,可能并不想着要去征服什么,而是世界那么高,我想上去看看。

来自安徽亳州的80后汝志刚就看到了世界之巅的绝美风景。他放弃了高薪工作,辞职环游世界。在游历了70多个国家之后,2019年4月,他踏上了攀登珠峰之旅。他一边攀登,一边用短视频记录自己的行程。2019年珠峰海拔8800米处,希拉里台阶处史无前例的“大堵车”,成了他抖音账号的高赞视频。

什么样的人才能登顶?

在汝志刚登顶后下撤途中,曾听到一位50多岁的登山者哭着说“登珠峰太难了”!

登珠峰不仅仅是难,而且危险,每年都有人长眠于此。

可尽管如此,几十年来,夏伯渝从来没有放弃过攀登珠峰的梦想。“夏老师跟珠峰较上劲了。”UU说。

但是,珠峰似乎总是跟他开着玩笑,2014年,夏伯渝遭遇了暴风雪,2015年,又碰上了尼泊尔大地震,冰崩雪崩就挨着他的帐篷冲了过去,在前方修路的16个夏尔巴人全都遇难,夏伯渝侥幸捡回一条命。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,“老天爷把什么困难都加到我头上,给我这么多的打击,是不是想阻止我登珠峰?”

他的心态开始发生了变化。每次出发之前,他都会向家人保证,这一定是最后一次,“一定活着回来。”但他心里很清楚,每一次出门,能不能回来都是一个问号,他会给家人留言,买过什么保险,密码是多少,什么时候该加水电费,都交代清楚。

2016年,60多岁高龄的他,终于看到了当年自己架设在北坡上的那架梯子,他手脚并用顺利通过,来到了珠峰的海拔8750米,离顶峰就差90多米,只需一个多小时,就能登顶了。

但是突然碰见了暴风雪。如果是在1975年,夏伯渝一定毫不犹豫地强行登顶,丝毫不管冻伤的几率还是危险性都会成倍的增加。

但这一次,他犹豫了,“即便我上去了,是不是能下来?”

当时夏伯渝身边还有5个夏尔巴向导,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,“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梦想,罔顾他人的生命,所以我做出了这一生最难做出的抉择,下撤。”

回到大本营,当他看见那几个年轻人都安全返回,就释然了,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安慰,三十年前那次登山,我看到了太多的队友被冻伤,还有队友就在我面前人没了,只要人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登山界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征服了某个山峰。夏伯渝说,人在自然界面前实在太渺小,它随时可以夺走你的性命,只有知道进退的人,才能登顶珠峰。

“我不敢说征服珠峰,只是珠峰接纳了我。”

2018年5月14日,69岁的夏伯渝终于被珠峰接纳,站在了他魂牵梦绕的世界之巅。出乎意料的,他没有一丝激动,心里想的是,原来这就是我追逐了这么多年的地方。他突然想起了1974年第一次登上罗布切山的那一幕,“白云上面突出了一个一个的小山头,被阳光一照,发出金黄色,很漂亮,其实珠峰上看到的,都是一样的。”

世界上最绝美的风景,都是一样的。


相关文章:

bb视讯游戏平台-最新电子游戏送彩金38-澳门最新博彩官网_推荐官网